嗦糖的洋

好想养一只肥肥的橘猫QAQ

@就像你买的家用电器
..........豹

奈何清秋:

满脑子黄色废料……求太太接梗🌚

忘曦车 挑战1--2

忘曦的车终于写出来了(//∇//)

链接在评论🌸

挑战是上次发的那张图片里面的

@是风动°   www快来

骄傲地咕咕咕,超想要评论!

晓薛 橘猫

01

晓星尘养了一只橘猫。
肥肥软软的,还喜欢黏人。

早上醒来,昨晚还睡在猫窝窝里的橘猫已经爬到怀里,舒舒服服地团成一只猫球。

暖洋洋的晓星尘,大橘猫这样想。

02

晓星尘是一名网络作家,平时写写稿子,偶尔游戏直播,名字叫“橘喵阿洋的主人”。

当然,大橘猫经常性出镜。要么在晓星尘膝盖上瘫成猫饼,要么窝在屏幕前成为橘色的遮挡物,方便晓星尘时刻摸。

肥肥软软的身体简直撸不够嗷!
晓某某表面专心致志地打游戏,内心直接被萌出血来。

03

橘猫洋来到晓星尘家的第一天,机智的他就已经发现了洋崽的隐藏属性。

当晓星尘坐在桌前认真地吃饲料(呸)时,洋崽悄咪咪爬上椅子,肉垫往桌上一拍!

“喵!”

04

大橘已定。

05

从此晓星尘家的饭桌上多了一只猫,餐餐不落,在旁边很认真地吃小鱼干什么的。

晓星尘止不住地想,如果这是个人会不会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打个嗝。

一餐吃这么多小鱼干儿,是猫里的大胃王了吧。

以前在宠物店的日子会不会很苦呢?晓星尘突然担心起来,心疼地顺了两把阿洋的喵头。

瞧把这孩子饿的。晓星尘撸着好几斤的胖乎乎的橘猫如是说道。

06

人这种生物吧,吃饱了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

又一个美好肆意的下午,晓星尘单手码着字,空出一只手来撸猫。本来放在猫软绵绵的肚子上的手,一下一下地顺着,越来越往下,最后摸到了猫蛋蛋。

晓星尘专注地码字,手下不经意地揉着两个小球球,手感还不错,还弹了两把。直到感觉腿上一重,才抬起眼看过去。

刚撸的橘猫不见了,一个只穿着男友白衬衫的少年可怜兮兮地趴在他腿上,死命地把衣角往下拽。

“变态主人.....呜呜呜,还摸那里....呜.....”

为什么自己的手会放在少年那种地方???
晓星尘愣愣地收回了手,活了23年第一次有这么羞耻到想死的瞬间。

晓星尘脸一下子爆红,选择先少年安抚下来,一把拉过少年,温柔地拍拍后背。

总之洋崽进入了满是主人气息的怀中,一下子又变回一只炸毛的橘猫。

07

晓星尘好歹是个写小说的,冷静地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会,排除了外星喵入侵地球统治人类的可能性。

当洋崽再次变回人身时,正巧跨坐在晓星尘的膝盖上,体位十分刺激。

晓星尘把他抱到另一个沙发上,对他说:“你就是那只橘猫吧。”

糟了,身份暴露鸟。

洋崽已经做好被丢出去的准备,双手紧张地抠着沙发坐垫,结果听到温和的一句,“那以后我就叫你阿洋吧。”

洋崽慢吞吞地睁开眼睛,有些软糯地开口:“你不会不要我吗?”

“当然不会。”

“况且是这么可爱又能吃的橘猫,我怎么舍得扔掉呢(*'▽'*)♪”

www这个人类好撩啊啊啊瑶咪再见我不想回喵族了我要跟他生活一辈子!

洋崽内心像炸了的烟花一样,高兴地伸开手臂,扑到晓星尘怀里,超级主动地抱上去,在晓星尘耳旁大声喊了句:

“喵!!喵!”

对不起语言还没改过来。

“晓星尘!以后就叫你小星星了!”

08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瑶某所说,嫁出去的儿砸,泼出去的水。

09

一个屋檐下,难免擦枪走火。

(此处省略的猫妖发情的车过几天发!)

10

黏人还是没有变。
为什么食量又变大了??

晓星尘看着衬衫穿得有些紧的洋崽,一把拉过来坐在腿上,揉揉小肚子,告诉他一个令喵崩溃的事实:

“阿洋,你长胖了。”

当初谁说的胖的橘猫最可爱的!谁!

洋崽气fufu地变成猫身,窝在猫窝窝里不肯出来了。晓星尘蹲在猫窝外,戳戳露在外面的猫尾巴,小心翼翼地说:“阿洋,我们出来好不好?”

洋崽听到温润的声音,已经有些松动了。只要再稍微安慰一下下,自己立马出来扑怀里!

“.......但阿洋确实要吃少点了,不然不健康。”

坏蛋晓星尘!我不出来了,饿死也不出来!橘猫洋把自己团得更紧了,顺便把遗漏的尾巴也塞回猫窝窝里,气到想回到瑶咪的怀抱。

瑶咪:拒绝。

洋崽听到晓星尘走远的声音,一把老泪流得越发畅快,会不会把自己淹死啊?橘猫洋傻乎乎地想。

不久晓星尘折了回来,把两个盘子放到猫窝窝前,隔着窝轻轻摸了一下橘猫就走了。

洋崽用力嗅了嗅,闻到小鱼干和牛奶的香气。
我才不会吃呢,臭主人!

我才不会吃呢
才不会吃
不会
........会

一只肉垫悄咪咪往外摸一把,把几个小鱼干扒拉过来,悄悄地在窝里吃掉了。

哼,再给我来几盘,我就原谅你。

今日份的小甜饼儿(//∇//)




dei  这是喜欢/想写的类型

(小脸一红

七夕贺文 多cp过七夕

www首先祝大家七夕快乐!

1 晓薛

“道长道长,今天是七夕节呢!” 少年明快的嗓音从院子穿透到屋内。

“那.....阿洋想要什么礼物吗?” 道长对于他总是有磨不完的耐心。

“道长就奖励我一个亲亲好不好啊?”薛洋轻笑着调笑道长,看他白皙的脸上覆着一丝一丝的红晕。

见晓星尘迟迟没有动作,薛洋提高了个声调,有意让门外的阿菁听到,“欸!道长怎么不肯亲啊,昨天晚上明明还呜呜呜呜”

晓星尘捂住少年的嘴,知道他想故意气阿菁,柔了声对他说:“等阿菁走了,再亲也不迟。”

薛洋哼了一声,转头就往门外走,抛了一块银元给阿菁,“小瞎子省着点用,不到吃饭别回来。”说着把门嘭地关上了。

只听到远处的阿菁还在高声叫着“坏东西别想对道长做什么不好的东西”,这边的阿洋已经像没骨头似的跨坐在道长身上。

“阿洋,下去!”  道长害羞了啊。
“不要嘛道长,就亲一下。”
“就一下?”
“嗯嗯,小星星快亲。”
“mua”
“呜呜不行,要亲在嘴唇上!”
“吧唧”
“还要!”
................

据说那天阿洋的嘴被亲肿了呢。

2 宋薛

今天是七夕节。
没啥意思,对于一个活尸来说。

薛洋却是高兴得很,从临近的镇上买了不少七夕的食品,肯定都是甜的,肯定也没付钱。

“宋山风,来,啊-----” 薛洋捏着一块绿油油的糕点,想放到宋岚嘴里。

尽管宋岚只剩下了眼白,他还是抑制不住翻了个白眼,以为自己是傻子吗,吃东西还要教。

“..........嗷” 来自活尸的低吼。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辣嗷嗷嗷!!

薛洋计谋得逞地笑了笑,“哈哈哈哈哈这块有芥末哈哈哈哈,傻了吧”

宋哥傲娇地哼了一声,突然俯身亲上薛洋的嘴唇,把嘴里剩余的芥末过渡到薛洋嘴里。

“宋几把!!”

宋岚心想,还好没了舌头,不然自己忍不住像挚友一样经常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 瑶薛

“成美,今日七夕,晚上灯会可要去游玩?”
“有什么好玩的,小矮子。”

刚到金家的小狼崽还很倔,什么事儿都要对着来。金光瑶心知肚明,算着成美用完了晚膳,好言好语劝着到集市上逛一逛。

薛客卿见了灯会上什么都新鲜,分明眼中是不加掩饰的好奇,却还要装出见过大世面的样子。金光瑶掩着嘴笑了两声。

“小矮子,这一对野鸭倒是雕得漂亮。”
“成美,这是鸳鸯。”

小客卿气急败坏地丢下灯笼,转向另一个卖糖人儿的摊子,指着金光瑶说:“给我来个像他那样的糖人,快点。”

做完了糖人,薛洋拿了就走,金光瑶在后边规规矩矩地付了钱。

“哼,小矮子就是多事。” 说着把糖人脑袋上的乌纱帽子咬了下来,嘎嘣嘎嘣地狠狠嚼着,仿佛糖人就是金光瑶本人。

金爸爸叹息,以一种长辈的方式委婉地看向客卿,暗道这还是个没长大的幼稚小孩儿。

4 漠尚

漠北君前几天忙着处理(嘤嘤怪因沉迷师尊留下的)事务,今日才回到北疆。

自己的居所是熟门熟路地进去了,可今日的府邸大是不同,各式灯笼挂在门旁,但那个一回家就抱上来的小跟班不见了。

漠北君慌忙跑向两人的卧室,接着匆匆忙忙跑向厨房,终于找到一只正在做点心的尚菊苣。

尚清华正做着巧果,两只手就紧紧拥住自己的腰身,下巴搁在肩上。还能是谁呢,这位悄悄收敛寒气的大王。

“大王你终于回来啦!我正做着巧果呢,今天是人间的七夕,就是那什么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本来我们那儿就是要吃这个东西才能.....”

一位贪吃的大王一边嗯嗯的回答着,一边伸手偷偷拿了一块往嘴里放。等到嘎嘣脆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时,尚清华才发觉到。

“大王你偷吃!<(*ΦωΦ*)>”

漠北君把另一块巧饼塞进尚仓鼠嘴里,告诉他:“这样我们两个人都偷吃了。”

所以偷吃没错吗???

算了反正他是[我爱的]大王。

5 花贺

“贺玄,今天都七夕了。”
“..........”
“你的账怎么说也得还了吧。”
“............”
“别不出声,我听到你吸溜面的声音了。”
“天天催债,啧”
“既然给我打工那么懈怠,不如用肉体偿还快一点。”

花城俩骰子一扔,一抹鲜艳的红衣人映入贺玄眼帘。贺玄面无表情,咕咚一声把嘴里的面咽下去,共同回到了鬼市。

花城突然揽住贺玄的腰,在来自债主的注视下,贺玄敛了敛波澜不惊的眼睛,嘴唇软软地亲上花城的嘴角,顺带着把面汁儿也印了上去。

一旁的女鬼们捂嘴泫然欲泣:城主那么帅的人,居然栽在另一个帅气的男鬼身上了。

6 忘曦

“蓝湛,今日七夕,叔父放假一日,可有想去的地方?”

小蓝湛撑着下巴仔细想了想,说道:“和兄长在一起便好。”

蓝涣笑弯了眼,“好,兄长带你去看灯会。”他表面镇定自若,内心却是“天哪我的弟弟怎么这么可爱啊啊啊!”

于是两个小朋友手牵着手来到山下,逛上夜晚的灯会。蓝湛一直在云深不知处修行,还从未下过山,山下的繁华让他移不开眼。

蓝湛一直拖着哥哥的手激动地四处张望,一不留神人群隔断了两人的联系。蓝涣第一时间发现弟弟的小手不在掌中,焦急地要哭出来。

这一头的蓝湛被众人挤着,挤到一处小巷子才脱了身,抹额和衣服都乱乱的,爱整洁的小蓝湛憋着一汪眼泪整理好了衣物,静下心来思考如何处理当下的状况。

蓝涣仅有当前几年的经验,向小摊的摊主问道:“您可看见一,一模样与我大致相同,呜嗝,头上系抹额的小孩?”

摊主随手看他哭得打嗝,热心地指了个方向。一句“多谢”留在原地,蓝涣向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一路寻找。

集市已经开始放河灯,一点一点的如同星火。摊子的人也少了,毕竟七夕是个美好的节日。

“兄长!”蓝涣向着声源,回头看见一小只蓝湛努力地向他跑来,越来越近。

人海阻隔着我们的距离,但我会找到你,就在心加速跳动的一瞬间。

嗯,希望各位也能找到心有所属的那一位。

www这是宋薛的完整车,话说应该不会被屏蔽了。

正直将军宋 x 迷迷糊糊杀手薛

p2是码车时的状态

祝七夕快乐(*'▽'*)♪

咳咳

www七夕不是要到了吗

这条说说如果满50热度,七夕开三辆车/甜文

如果没满,就开两辆,下午5点前截止

提前祝大家七夕愉快!(๑>ڡ<)☆

快来评论区调戏我!

晓薛 深夜车

反正猖狂地笑就对了

女装跳♂蛋play

@老伴@   你的er车

链接在评论🐰